山东频道 > > 正文

男子跳湖救轻生女 女子被多人救上岸他却不幸溺亡

2019年07月24日 15:11:44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23日上午,付凌云静静地看着墙上俩人的婚纱照,不知道该如何撑起这个家。新时报首席记者丁国彬 摄

  23日上午,济南市济阳区太平街道办事处秦一村,闷热,寂静,几间由红砖垒起来的平房和院落,或许是久经风吹雨淋,西侧墙体已呈现出坍塌状,却仍在艰难支撑着。妻子付凌云望着家里墙上蒙着一层薄灰的婚纱照相框,脸上流下来的,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1天前的中午,她的丈夫王际广从近20米高的澄波湖大桥跳下施救一名疑似轻生的女子,女子被热心人救上岸后,王际广却没能爬上来。他留给患病的付凌云的,只有这处破旧的房屋和尚不知情的11岁儿子。

  女子跳湖轻生他从近20米高桥上跳下

  23日,澄波湖的水面格外平静,天气闷热,周围景观廊道里也少有市民走动。湖上方的大桥是连接起济阳城区和郊区的一条重要通道,也是王际广每天打工往返常走的一条路。据了解,该大桥建造之初,为方便以后桥底通船,相应地加高了桥拱高度,距离水面近20米高。

  22日中午,王际广打了半天工后,因为天气原因,骑电动车由东往西经过大桥准备回家。“我想等他回家吃饭,可一直没等来,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会出这个事。”付凌云双手捂着眼睛,声音也有些沙哑。

  据一目击市民介绍,“当时有一个女的从桥中间偏西一点的地方跳下来了,随后又有一男的也跳下来了,试图救人,但很快就不见踪影了。”网友提供的视频显示,女子跳湖后似乎有后悔迹象,在水中一直抱着桥墩。王际广家属称,王际广并不认识跳水女子。

  “桥上栏杆有1米多高,女子想不开爬上护栏跳湖轻生,被过路的王际广发现劝阻。”知情人士说,王际广有一定水性,见女子跳下去后,随即跳下去救人。

  跳湖女子抓住桥墩获救救人者却沉入湖底

  两人相继跳水引起周围市民注意,有人报了警,公安消防等迅速赶到现场。因女子抱着桥墩,救援人员从桥上放下绳梯,女子得以抓住。此时,两名小伙子赶到现场,配合公安民警及消防人员将落水女子救上岸边,并送往医院。“女子看起来30多岁,身体没有大事,当天下午就被带走离开医院了。”医院一工作人员说。

  然而,王际广却始终没能出现在水面上。22日13时许,济南蓝天救援队接到求助电话,11名队员携带冲锋舟和声呐等设备前往事发地点。16时许,声呐发现疑似点,经过家属同意后,救援队员使用三角钩打捞。“水深约3米,湖底下有很多碎石和杂物,给搜救带来一定难度。最后探测到第二个疑似点后,才找到溺水男子。”一救援人员说。17时,王际广被打捞上岸,不幸的是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中午前我俩还打过一个两三分钟的电话,没想到成了最后一个电话。”付凌云得知这一噩耗时近乎晕倒。据介绍,王际广今年41岁,是太平街办秦一村村民。“他的父母多年前就没了,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村民说,王际广还有一个11岁的儿子,暑假结束后该上五年级了。

  女子曾借救人者手机打电话或因财产纠纷轻生

  这位女子为何要轻生?据知情人士透露,轻生女子姓王,是崔寨街道某一个村的人。23日,记者前往该村采访发现,该处已经拆迁,原居民均已搬迁。“她应该是因为与前夫离婚以及相关的拆迁补偿等财产纠纷才想不开的。就在她跳湖前,遇到了路过的王际广,王际广比较热心肠,还上前劝阻。最后,女子还借了他的手机给前夫打电话。”知情人士说。

  在王际广生前使用的手机上,记者发现2019年7月22日12:18,有一个仅有23秒的通话记录。据称,女子用王际广手机拨打了一个手机号,简短通话后,女子接着跳湖。23日,记者尝试拨打该电话,截至发稿时,该手机号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此外,记者在秦一村采访中,村支书刘汉福及村民均对王际广给予很高评价,“他为人忠厚老实还是个热心肠,谁家里有什么事他都会去帮忙。”王际广家对门一八旬老人说,“前几天下雨,我电动车在外面,侄媳妇儿(付凌云)还给我推进去,平时家里有什么重活也是侄子(王际广)帮我干。”

  对此,济阳公安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排除案件可能性,这是一个事件。”目前,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该起事件。

  自己家住破旧砖房他仍拿2000元帮侄女翻建房

  王际广家是由红砖垒起来的几间平房,相比其他村民家房屋矮小,甚至山墙都是红砖裸露,没有用水泥抹平。秦一村有二三百户村民,多数村民仍以种地为生计,男性劳壮力会在农闲时外出打工,王际广也不例外,41岁的他,靠着自己的拼搏撑起这个家。

  穿过用木棍支撑的大铁门,院子里的枣树和核桃树早已结满硕果,枝叶繁茂,大半个院落都在树荫底下,王际广却再也不能打理这几棵自己种下的树木。院子东侧一间没有门的小屋,放着液化气、橱柜,泥地上还有他干活常用的工具。院子南侧有两扇门,其中西侧一间是王际广夫妻俩居住的屋子,东侧一间住着11岁的儿子,房间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有些墙皮已脱落。

  付凌云走到夫妻俩的房间,抬头看到墙上镶嵌着俩人婚纱照的相框,一时间愣住了。没有空调的屋子让人觉得闷热。“我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他特别爱护我。”付凌云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等病症,经常吃药,不能干重活,“他从来没让我出去打工,一直在家照看孩子。”

  付凌云嫁给王际广时,其婆婆已经去世多年,儿子出生两年后,公公也去世了。“他又是独生子,家里也没有多少积蓄,这些年全靠他种着七八亩地和打零工养家,虽然不富裕,可我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付凌云说,儿子也很争气,学习成绩好,假期里一直在上辅导班,“他爸爸出事后,到现在都没敢告诉他,先让他在姥姥家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揉着哭红的眼睛说,只能自己硬扛着。

  “王际广家里条件在村里算不上中等,但他一直很拼。”王际广婶子说,“他有一个家族里的哥去世多年,留下一个女孩,他们家里老房子都快塌了,我们就商量给重新翻修,他家里没有多少钱,自己的房子都没翻新,但他还是掏了2000块钱。这笔钱对他们来说不是小数。”

  “他是为了救人走的,留下孤儿寡母,村里一定会额外照顾。”秦一村村支书刘汉福说,“我们准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研究对他一家的帮扶。”

[ 责任编辑:王媛媛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相关稿件

腾飞彩票平台 腾飞彩票平台 腾飞彩票平台 腾飞彩票平台